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楼上的夜,雨冷,风寒。 我一个人在这暮秋夜下,仰望着两高楼间成一字形的夜空。这窄小的夜空中,没有游走的云彩,没有眨眼的星辰,更没有扑翅的夜鸟,只剩得毛毛细雨,呼呼

楼上的夜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29日 20:47:50 游览量: 187

简述:

楼上的夜,雨冷,风寒。 我一个人在这暮秋夜下,仰望着两高楼间成一字形的夜空。这窄小的夜空中,没有游走的云彩,没有眨眼的星辰,更没有扑翅的夜鸟,只剩得毛毛细雨,呼呼

  楼上的夜,雨冷,风寒。

  我一个人在这暮秋夜下,仰望着两高楼间成一字形的夜空。这窄小的夜空中,没有游走的云彩,没有眨眼的星辰,更没有扑翅的夜鸟,只剩得毛毛细雨,呼呼风声。当然,若遇晴朗的夜空,一缕月光也会斜照进来,给人一种恬静的光明。

  随夜空而落,两幢高楼静立不语。楼层中间隔间的房灯一亮一灭,浮动的人影也随即消失在漆黑的房间内。楼下一阵接一阵呜呜的汽鸣声,催促着楼上的人儿。匆忙的脚步声,隐约的人语声,注定这个夜是嘈杂不安的。这楼上黑窄的夜,其实就是城市夜的缩影,跟乡下的夜是完全不一样的。不知不觉中,我倒怀念起乡下的夜来,特别是十余年前那无风无雨,但又漫长的夜。

  十多年前那一夜,是我入宿武冈九中的第一夜。当时我正上晚自习,翻阅新书,打着草稿做题目……反复做了很多事情,第一节晚自习还没有结束。于是我无聊起来,安静地瞅望着窗外的夜色。

  窗外的夜色,广阔无垠,显得格外寂静。掠过近处透亮的灯光,远处的大山,田野,村落都早已沉睡在夜的怀抱中。只有那汪汪的犬吠声,戚戚的蛐蛐声不停地闹腾,它们试图惊扰入睡人的美梦,或未寐人的思绪。尽管如此,世间万物都不受其干扰。你看,一弯如水的月亮斜对着我,我发呆似的望着它。月亮移动,我的双眼也跟着移动。你听,哗哗的翻书声,沙沙的笔声,教室里的学子都非常认真地学习着。

  武冈九中真不愧是一个念书的好地方呀,我不禁赞叹了起来。只可惜这句赞美之词,只能赞美它环境的幽雅,现绝不能赞美它的教学质量。假若搁在几年前,甚至更远时,这句赞美之词,足以赞美其环境的幽雅,过硬的教学质量。昔日,武冈九中每一年都有学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各大名校。昔日,武冈九中的辉煌,让在这里教过书的老师,念过书的学子,当地的父老乡亲都引以为豪。而现在时过境迁,武冈九中饱受风霜,经不住“换血”的摧残,以至于教学质量一路打滑,招生的门槛低的有些无底线了。这时我儿时的美梦也就醒了。

  眼珠随月而落,正巧有几个黑影窜上了学校的围墙,娴熟地翻越而出。接着围墙树下一晃一晃的灯光在闪烁,估计是哪个不懂事的男女学生在约会吧。这都好像刻意来印证近年武冈九中的教学质量。你们千万不要误会,我并非要“诽谤”武冈九中,我也不是那种心高气傲之人。当时我只有一个信念,读一所好高中,考上一所好大学光耀门楣。因为我知道,一个好的学习环境,自己再努力一把,考上好点大学的胜算要大些。现在想想,这个念头有点幼稚,可笑。即便教学质量再差,只要自己约束好自己,自己再努力向上,考差点儿的大专,也就不必走这十年弯路了。更何况经过十年的了解,出入社会并非光靠一张文凭,而多半是自身的努力和冥冥中的际遇。当然还有……

  若是那一夜,能想到这一层就好了。只可惜我现在才明白过来。我只记得,第一节晚自习的铃声响起时,我像吃了蜜一样高兴,因为自己不再受“漫长”等待的折磨,可以站起身来张望整个窗外的夜。

  其实,窗外的一片夜,我再熟悉不过了。我能闭上双眼,将其描绘纸上。我只想站起身来,视野穿过大山,掠过田野,回到外婆家。因前不久外婆家一夜里,我借不到两百块钱,没交报名费而被城内一所高中除名,打电话让刚去那学校的初中班主任帮忙。结果,班主任也是爱莫能助,我的心情一直不悦。就想以此为借口南下打工。可一夜长谈,经外公,舅父的劝说,让我动摇了我的念头,下定决心去武冈九中念书。

  武冈九中是一所农村高中,位于稠树塘镇马山岭上。从我外婆家出发,大约十几分钟便能到达。而白日,一条石子堆满的路上,七十岁的外公扛着一个笨重的皮箱朝前走,我背着书包,提着袋子跟在后头。一个开学的季节,一个开学已一个星期的季节,俩爷孙走走停停,竟在这条路上花费了近一个钟头,还没有到达目的地。笨重的箱子压在外公那肩膀上,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我的心沉重,我的脚步也沉重。前面那些不愉悦的事,我很快就忘掉了,心底留下的只有颤动,沉重,感动………

  恍惚间,我的眼眸再次湿润了。耳朵旁出现了两个声音:“既来之,则安之”,“排斥着它的教学质量”。我在矛盾中选择了沉默。我坐了下来,冷漠地翻着书本。可却未曾想到,在这样的一个漫长的夜晚里,我人生中第一个至交就是我的同桌,我人生中第一个暗恋的女孩子也在后头,我人生中第一个写作启蒙老师坐在讲台,我一群幼时玩伴都坐在教室里的各个角落,这还有一群热情的新同学。就这样,我静静地静静地在漫长的夜中杂想着。

  冰冷的心,有些融化了。往好处想,收拾好心绪,走自己的路。然却不料一场暴风雨悄悄来临,让我更觉夜的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