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恍惚中,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自己一人走在村子里,不知怎么碰见了表姐。表姐总是这样和蔼可亲,时常流露着笑容,看到我高兴地问:“几时回来的?” 我笑脸相迎着回道:“不久

梦里犹见亲人来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29日 06:55:51 游览量: 163

简述:

恍惚中,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自己一人走在村子里,不知怎么碰见了表姐。表姐总是这样和蔼可亲,时常流露着笑容,看到我高兴地问:“几时回来的?” 我笑脸相迎着回道:“不久

  恍惚中,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自己一人走在村子里,不知怎么碰见了表姐。表姐总是这样和蔼可亲,时常流露着笑容,看到我高兴地问:“几时回来的?”

  我笑脸相迎着回道:“不久。”

  我紧走几步,接着问表姐:“姑妈在哪个表哥家住着?”

  表姐诧异地望着我:“你姑妈早已去世十来年了,莫非你忘记了?”

  迷茫中的我苦苦思索着,回忆着,脑子不听使唤地追忆着。

  随后跟着表姐进了家门,和表姐闲聊着,问起了几个表哥的情况,因为来的匆忙,也没买什么礼品,表姐说家里有着几样东西,你看行不行,行的话你就不要买了。“这那能行啊。”我忙不迭地说,因而问表姐哪儿有商店,表姐低声说对门家就有,于是我抬脚就往商店走去,只见对门门虚掩着,留了个缝隙,一眼便看见一只大黄狗卧在里面,当我走上前准备进去的刹那,大黄狗猛然间冲了出来扑到我的跟前,我害怕地就往后退,结果我的手腕被它一口就咬住了,不过没使劲咬,只是用嘴衔着,我害怕得哆嗦着,心里不住地祈祷着希望它不要咬我,也许是因为内心害怕,一紧张结果就醒了,原来是一场噩梦,虚惊一场。

  也许是十月一日“送寒衣节”来了,也许是思念姑妈,也许是数次想给姑妈写点什么的缘故,因而在梦里再次想起了姑妈。静静的夜里寒星闪烁,独自坐在电脑前,快速地用双手在冰冷的电脑上打着字,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苏轼的那首诗词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夜来幽梦忽还乡。尘满面,鬓如霜,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伴着这首词思念姑妈的情结在蔓延,荡漾在孤寂的夜晚。

  想想那荒草丛中一座孤零零的孤坟淹没在天际之下,再加上风雨凄凄,坟头上的蒿草摇曳不定,一种凄凉感就会莫名地升起在心头。想着想着心就会不由得痛起来,那些和姑妈在一起过往琐事就不断地弥漫在眼眸……

  还记得那是我上小学时候的事情,因为家父患有重病在省城住院医治,家里只有我和小妹俩人,年幼的我们因为母亲要照顾重病的父亲,因而姑妈毫不忧虑就承担起了照顾我和小妹的起居。那时因为村里的条件艰苦,尤其是吃水问题特别的艰难。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一点不假。只记得,那时上小学五年级的我,因为力气不够还担不起水,只好和妹妹一块来抬,只因我俩一高一矮,抬起来的水桶不免不平,晃晃悠悠,不免溅出了一些水,甚至溅到了裤子上,妹妹就会生气得不愿来抬,埋怨着。也是心疼年幼的妹妹,怕把她累着。作为男子汉,作为哥哥我只好一人挑起来。因为水源很浅的缘故,我们这条巷子中有水井的人家不多,离得较近的是赵增发家,但是,由于用水的人家多,因而有时打不了几桶水,井水就特别的浑浊,一桶水起码小半桶黄泥。没办法只好停下来,到离得较远的赵存喜家继续来挑水。巷道很长,而我则像梁秋燕一样走起来一扭一捏的,肩膀压得很疼,只好停下来歇歇,一路少说也要停下休息三四次,因为个头低矮,两个水桶一高一低,不是前面那个桶碰到了地面,要不就是后面那只水桶挨上了地面,往往总会把桶里的水洒出来。姑妈看到后,就会意味深长说我年龄还小个头矮,还不到干重活的时候,然后放下手里的活,接过来很轻松地挑起水来。现在想想还是记忆犹新啊,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每到下午放学回来时,淘气的我就用细铁丝编成一个乌纱帽戴在自己头上,像戏曲中的官员一样,把那个官耳上下甩来甩去,口中念念有词:“我乃青天大老爷包拯也,王朝马汉一声吼……”总会逗得姑妈放声大笑。姑妈没事晚上总会给我和妹妹绘声绘色地讲着《大灰狼和小红帽》的故事。年幼的我俩总是竖起耳朵静静地聆听,时不时地问这问那,姑妈总是耐心地给我们讲解着。当我们不听话时,姑妈就会说大灰狼来了,吓唬我们早点睡。

  记得有一次放学后,自己和同学们在赵家玩耍,不小心把赵xx家新栽的一颗幼苗树给踩坏了,正好被赵xx看到,气急败坏地二话不说朝我脸上就是一记耳光,打得我脸上热辣辣的,很疼很疼,我哭丧着一路跑回了家,正在忙碌的姑妈看到我一副哭泣的样子,着急地问我怎么回事,是谁打你了,开始我还忍着不想说,最后熬不过姑妈地再三追问,只好把事情的原原本本给姑妈说了起来,姑妈听到后,立马拉着我跑向赵xx家毫不客气地问了起来,你为什么打孩子,小小的孩子经得起你那一巴掌吗?有什么你不会给我说吗?干嘛二话不说就打小孩子,不知道人家父亲有重病在外医治吗?还是看人家好欺负吗?不就是弄坏了一颗树苗吗,我们不会给你赔吗?看着姑妈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理亏的赵xx连连向姑妈道歉说他错了,不该伸手打小孩子。再说也是颗小树苗没什么大不了,都是一时性急,实在不该。我的一双小眼望着姑妈和他论理这,再次止不住大哭起来,姑妈看着我心疼得让我不要哭了,拉着我走回家去。

上一篇:幸福一家人

下一篇:风中的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