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很小的时候,读一则笑话。 一老农去县衙向县太爷上贡。县太爷非常高兴。待老农呈上一只竹篓,只见满竹篓青葱碧绿,这位大老爷睁着五谷不分的眼睛问老农,篓子里是何美味?老

老屋的影子之小食物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26日 01:38:18 游览量: 151

简述:

很小的时候,读一则笑话。 一老农去县衙向县太爷上贡。县太爷非常高兴。待老农呈上一只竹篓,只见满竹篓青葱碧绿,这位大老爷睁着五谷不分的眼睛问老农,篓子里是何美味?老

  很小的时候,读一则笑话。

  一老农去县衙向县太爷上贡。县太爷非常高兴。待老农呈上一只竹篓,只见满竹篓青葱碧绿,这位大老爷睁着五谷不分的眼睛问老农,篓子里是何美味?老农答:今冬的苜蓿,送老爷头一个尝鲜。县太爷大概也知道张骞从西域带回的这玩意儿。得意地问老农:“老爷我头一个尝鲜,那下一个该轮到谁了?”老农答:“我家牛犊。”

  这故事大约就是讥讽那些不事稼穑脑满肠肥的昏愦官僚的。

  苜蓿在很长一段时间,是小村餐桌上的主角,待到霜降,后园凋零,苜蓿芽起来了,凛冽的寒风里,从村头望去,眼帘里寂寞的绿,显得单调而冷清。

  萧条的餐桌上,突然多出一盘苜蓿芽,绿如清水,却也让冷清的饭桌平添了两分生气。

  糙手托着缺口陶碗,那双破胶鞋的脚四支八叉蹲在禾场的石磙子上,冷风从干枯如蓬茅的发际掠过,空洞的眼孔里,没有颜色,就像碗里的水煮苜蓿和玉米糊。

  村里种苜蓿本意做绿肥兼带喂牲畜,不想竟成果腹之物。家里的鸡鸭猪牛吃,人也吃,吃多了苜蓿,人和牲口似乎要颠倒了。

  有一年,村长陪同乡长沿村巡视,乡长嘴角叉着烟卷,大冬天还戴副墨镜,看着满野苜蓿一片绿油油,慢悠悠吐出一口浓雾:“你说天旱,缺衣少粮……啊?这一片绿油油的庄稼……”

  那一年,村里连半袋谷子也没能向上面要到,男女老少忍饥挨饿,直到开春那一畦油菜苔长出,缓解了饥苦。

  在汪曾琪笔下,几乎就想将所有植物嫩茎都尝一遍。呵呵!不过他是锦衣玉食之家出身,最底层的辛酸与苦涩未必能解,在我看来,这种念头,不过就是吃厌了珍馐,所以寻些新鲜怪癖的口味罢了。但我很赞佩这位老先生有上古神农氏勇尝百草的勇气。

  而在昔年小村,苜蓿,是活命的。

  嫩芽焯水凉拌,放一勺麦麸酱,是那个年代难得的美味,连酱也没有的,就盐拌,也能吃一两碗南瓜粥。

  一年深冬,村里人家大多断粮,州府一干官员下来巡察,车队沿村边公路缓行,官员们手捧茶杯坐在车里,头探出车窗外,看着满野苜蓿一片碧油油,不由齐声赞叹:“庄稼长得这么好,又是一个丰收年啊!”

  车队绝尘而去。

  二、月亮红

  月亮红和月亮扯不上半点关系。

  月亮红其实就是山里香花刺藤长出的嫩芽,为什么就叫月亮红?而且是这么动听的名?却无从考证。甚至,村人嘴里发音的这三个字到底是不是月亮红?也无从问起。

  走在山路上,不小心后襟被刺挂着了,漫不经心地回头,是香花藤,小心摘下挂着衣服的刺,抬腿继续向前,猛想起刺藤上原来还有两棵嫩芽,对!月亮红!

  驻足,回头。

  刺藤断口处,两棵小指粗的胖嘟嘟芽。带着一场山雨后的嫩黄,芽尖的叶片蜷曲着,像贪睡的婴儿,仿佛才从沉沉梦中苏醒,眼睑惺忪,捂嘴吐着呵欠……

  为意外发现,竟有点小小激动。那个人影驻足山路上,侧着头,手从缠绕纠结的刺棵子探进去,沿着嫩芽根小心掰开。

  月亮红的嫩芽在手心里慢慢舒展,带着粉嫩的软刺,灿黄的芽尖闪着鲜亮,仿佛西天正被点燃的早霞。

  剥皮去刺,看着手心月亮红粉嫩水颤的胴体,竟无暇细顾,连着芽尖嫩叶一并塞入口中。瞬间,酸涩的味道沿着舌尖艰难地滚向喉口。

  转过身,那个人影再没有任何表情,眼神空洞看着远方峰峦如聚,沿着山路继续向前。

  许多时候,下湾挖猪草的红姐姐会从屋前过,偶尔,红姐会从竹蓝里掏出几根手指长的嫩芽递给我:“诺,月亮红。”

  月亮红再长粗长老就变成香花刺藤了,蔑匠会砍下来放在火上炙成圆形做竹箩的边筐。

  一次,我从下湾那棵巨大香椿树下过,看见红姐的父亲满脸酒精通红,髭须怒张,眼角喷血,手执刺藤条,在禾场上追着红姐猛抽,嘴里吼着:“你到底同意不同意!同意不同意……同意不……”

  红姐穿着单薄的碎花衬衫,披头散发在禾场里哭着奔逃,红姐瞎了一只眼的娘坐在青石门槛上抹眼泪:“你不要打孩子了……红儿啊,你就应了吧!”

  红姐姐不同意和邻村那个男人的婚事,这事村人家喻户晓,可是,红姐的父亲竟逼着红姐嫁过去。

  刺藤,其实就是月亮红长成的啊。月亮红在红姐父亲手里,突然变得这么凶狠可怕呢?

  月亮红的记忆说不上美好,许多年后,我意念中的月亮红不是香藤芽,而是,而是雨后黄昏,立在香椿树下的那抹模糊窈窕的背影。

  三、茅根和茅毡

  茅根这东西不说也知道,茅草的根。

  有人没见过,也没什么奇怪,只不过那是养在深闺人亦或多金之家,自不去提它。

  至于说吃茅根,想来在许多人眼里,类天方夜谭。

  茅根有什么好吃的呢?

  当寒风掠过田畴,一群在露着禾茬的苜蓿地里穿着破袄追逐的孩子,无事可作,于是,大家一齐趴到田梗上掏泥洞玩生火做饭的小把戏。

  刨开冷硬的泥土,里面就有白生生的带着一层淡黄软皮的茅根露出来。一节一节往外掏,感觉就像埋在泥地里的甘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