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生活随处都充满故事,有深刻的、有健忘的、有感人的、有无味的。但木瓜树下的故事,即使平凡、普通、以及遥远,却能伴我永远,难以抹去。 我的故乡在黔西北的一个小山村里,

木瓜树下的故事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16日 10:10:01 游览量: 75

简述:

生活随处都充满故事,有深刻的、有健忘的、有感人的、有无味的。但木瓜树下的故事,即使平凡、普通、以及遥远,却能伴我永远,难以抹去。 我的故乡在黔西北的一个小山村里,

  生活随处都充满故事,有深刻的、有健忘的、有感人的、有无味的。但木瓜树下的故事,即使平凡、普通、以及遥远,却能伴我永远,难以抹去。

  我的故乡在黔西北的一个小山村里,村里是一片田野,视野比较开阔,田野周围种满许多果树。每到果子成熟的时候,都能勾动我那颗渴望的心,幸福极了。很小很小的时候,不分秋冬,不分酷暑,都会跟在爷爷奶奶后面转悠。他们经常在田野不远处木瓜树下,我家那块地里劳作。

  所谓干活,爷爷奶奶无非就是在地里,松土,清理杂草,施肥,还有挖土豆。一年到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总觉得都忙不完。令我高兴的是,爷爷奶奶每次去木瓜树下劳作都会带着我,因为这样他们能多个说话的人。其次,他们也不放心把我放在家里,那时候,爸爸妈妈已经开始出门打工,一年才能回家一次。所以我和爷爷奶奶比较亲,天天缠着他们,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溜达,总怕把自己弄丢。

  到了木瓜树下,爷爷奶奶开始干活,而我只是在土坎旁边静静看着,似乎没什么事做。但那时的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无聊和孤独,走在小路上,捉蛐蛐、摘野花、采野草,还学布谷鸟轻轻鸣叫。每次学布谷鸟叫,特别像,逗得爷爷奶奶笑个不停,干活也轻松许多,不再那么多无聊。甚至有时候,爷爷奶奶一劳作就是一天。夕阳西下,倦鸟归巢,爷爷奶奶的活干完,我们才可以回家。但我一点也不担心,饿了就可以吃爷爷奶奶带去的干粮;困了,就躺在石头上,一个人睡着了;无聊了,就在土坎边缘追着鸟乱跑;高兴时,编织草帽,戴在头上,学着电视里那些明星轻轻歌唱。每一天,爷爷奶奶劳作完,收好锄头,拿着莲帽,牵着我的小手,我们也就回家了。

  很多时候,爷爷奶奶没有去木瓜树下干活,而是去高山之山除草。路程太远,山路又不好走,他们不让我去,所以放学回来,我就和几个小伙伴悄悄溜到木瓜树下玩上一阵儿。对于那里,我很熟悉,每玩一次,都不愿离去。春天里,木瓜树下,长出茂盛的小草,新雨过后,凝结着几滴露珠,虽然不知名,望着很有趣味,偶尔间,不远处还有几只鸟飞过,意境悠远,真是美不胜收。夏天温暖,山色浅绿,田野里,玉米长得很好,蝉声不断,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秋天到来,叶儿凋零,我和小伙伴偷偷摸摸跑到木瓜树下,捡起一片片陌生的叶子,玩起捉迷藏,蹦蹦跳跳,尽兴而归;冬雪飘飘,天气寒冷,我和小伙伴一起去木瓜树下追野兔子,兔子没找到,反而盯着木瓜树下那个树墩,一路你追我赶,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疲劳。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慢慢的我不再捉蛐蛐,不再摘野花,采野草,也不再到处乱跑。取而代之的是劳动,每天放学回来,第一件事是背着箩筐,扛着锄头,拿起镰刀,也跟着爷爷奶奶一起下地干活。可是一边干活我还是觉得奇怪,木瓜树下,为什么木瓜都没有,是什么原因呢!小小的我,虽然上学了,还是想不清楚,心里全是疑问,总得不到解答。

  在一次在休息的时候,我静静依偎在爷爷的怀里,认真的问爷爷:“为什么我们家这块地,要叫木瓜树下,我都没有看到木瓜书呢!”爷爷浅然一笑,然后指着土后坎那个大树墩回答说:“看见那大树墩了吗?很久以前,那就是一株很高很高的木瓜树,枝繁叶茂,恰如莲蓬,还会结果呢。因为那株木瓜树,这一片土地才叫木瓜树下。”当时我很诧异,也很惊讶,原来是这样呀!但又有了疑问,为什么这样一大株木瓜树就这样没啦!我又问爷爷:“那株树是谁栽的,为什么要把它砍掉呢!”爷爷说:“那是你老祖种的,花了很多精力,树立在那里三十多年,以前还结过果子,每到秋天,红通通的果实挂满枝头,你老祖抬来木梯子,轻轻将那些果实摘下,再拿到集市上卖掉,回来时再换些柴米油盐回家,最后还是留着十几个木瓜,或是分给家人,或是分给邻居,让大家解解馋,而他自己从没吃过,说是吃了木瓜会牙疼,让很多人都半信半疑。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这棵木瓜树养活着咱们一家人呢!功劳可大了。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没有了再结果,后来你老祖去世了,寨子里有几个人买走那棵木瓜树,我就同意了,不久后人们就把它砍掉了,所以现在就剩下一个树墩了。”

  爷爷问我说:“你还记得你的老祖吗?”我想了一下,老祖,似乎没有印象了!但我还是不断想,最终还是想到了!“爷爷,我记得,老祖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很和蔼,还给过我糖吃呢!”爷爷只是一笑,点了点头,再也没有说什么,我也没有再问,反而开始回忆起来。

上一篇:曲樟游记

下一篇:东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