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从二十七岁到七十九岁,他怨了她整整五十二年。 从十八岁到七十六岁,她等了他整整五十八年。 这场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恨情愁,终究还是有缘无分,只留下一段荡气回肠的美。景

梧桐花落相思雨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20日 09:08:56 游览量: 182

简述:

从二十七岁到七十九岁,他怨了她整整五十二年。 从十八岁到七十六岁,她等了他整整五十八年。 这场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恨情愁,终究还是有缘无分,只留下一段荡气回肠的美。景

  从二十七岁到七十九岁,他怨了她整整五十二年。

  从十八岁到七十六岁,她等了他整整五十八年。

  这场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恨情愁,终究还是有缘无分,只留下一段荡气回肠的美。景心桐不止一次地想,不论他们之间的结局如何,至少曾真真切切地爱过。爷爷颠沛流离的这一生,只深爱过秋雨桐一个人………

  1.

  景仲然走的那天,天空出奇的晴朗,窗外的梧桐花迎风而起,似在为他送别。景雨桐直直立于病床前,看着那迟暮安详的脸上挂着她这二十五年来从未见过的笑容,那笑容里溢满了幸福。景心桐的目光最终落在了景仲然的手上,他死死紧握着一张泛黄且模糊不清的信纸,任谁也拿不下来……

  程蓉在一旁哭得歇斯底里,景心桐心中一阵阵抽痛,像是一把尖刀刺进内心最深处,没有鲜血直流,却似生生缺了一块最重要的东西。她始终未曾发出一丝悲伤的声音,就那样静静地,不动声色地站着。

  闻声赶来的父母突然向她忙扑去,抓着她哽咽地问道:“心桐,爷爷刚才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他怎么走得这么突然?”

  景心桐有些呆滞地抬眼看向泪流满面的父母,失了血色的嘴唇动了动,许久还是未吐出一字,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让她早已不知所措……

  四周哭嚎声一片,她都置若罔闻,思绪始终停留在爷爷临终之前。景仲然不知为何斥退所有人,只叫了景心桐一人进病房。当她小心地推开房门时,见满头银发的爷爷面容苍白,有些颤颤巍巍地说着什么,景心桐忙走过去,却听不真切。她握住爷爷冰凉的手,哑声安慰道:“爷爷,您慢些说,心桐在听着。”

  她俯下身,景仲然艰难地一字一句吐出:“感谢上天再次把你送回到我们身边,心桐,以后要照顾好自己,也替我照顾好你奶奶!”

  随即他让景雨桐从他枕头下拿出一张纸,笑容在那一瞬间绽放,他慢慢偏头看向窗外一棵高大的梧桐树,缓缓落下两行清泪,握着信纸的手越发颤抖,他安心地闭上双眼,轻轻地说:“梧桐花落相思雨,我欠你的,只有下辈子再还了……”

  景心桐一直握着的手猛然滑落,她死死瞪着眼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安静地病房中蓦地响起医疗设备似呼救的声音,一群人推门而至,医生忙为病人抢救,半晌后表情凝重地转过身,惋惜道:“请节哀顺变。”

  顿时,哭喊声四起一片混乱……

  2.

  处理完景仲然的身后事,景心桐便整日待在他的书房里整理遗物。她知道爷爷生前是个很爱看书的人,闲来无事喜欢练练字。自从景仲然生病住院后,这书房也再无人问津,如今却蒙上了灰尘,一丝阳光从窗外投进来,落在放置文房四宝的书桌上。景心桐细心地擦拭着桌子,打算将一些无用的东西收拾到抽屉里。

  窗外的风吹来把她手中还未来得及整理的信纸吹翻,当她拾起时竟看到一个“恨”字跃然纸上,她赶紧找到其他的信纸,皆是一般无二。

  景心桐有些颓废地瘫坐在椅子上,定定看着那些一笔一画写下的“字”,自言自语道:“爷爷,您恨了一辈子的人究竟是谁?”

  在景心桐的记忆中,爷爷是个不苟言笑,却对奶奶极好,对她甚为宠爱。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些年来也算是钱和药包养着长大。大多时候,爷爷总喜欢在书房里给她讲年轻时的趣事,那时的她尚且年幼,一边细细地听着,一边琢磨着分明是纯真美好的事,不明白为何爷爷每逢提起时都眼带泪光?

  爷爷起身走到窗边,唤她跟上去,摸着她的头躬下身指着远方:“心桐啊,你看到那棵树了吗?”

  景心桐眨眨眼睛顺着爷爷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树她认得,忙欣喜道:“爷爷,那是一棵梧桐树,梧桐花很漂亮的!”

  爷爷淡淡应了她一声,突然语重心长地说:“有些人是用来宠的,有些人是用来护的,有些人是用来疼的,有些人是用来恨的;却只有一个人是用来深爱的……”

  景心桐抬眼看见爷爷眸中尽是泪光,她有些害怕,拉着爷爷的手小声地:“爷爷,您说的这些心桐都听不明白,您别伤心了好吗?等以后长大就懂了,也不会再让爷爷难过了。”

  爷爷弯腰抱起了她:”嗯,爷爷知道心桐最听话了。“

  记忆回归,景心桐突然想起小时候爷爷告诉她的那些话,爷爷说,他这一生有一个最恨的人,至于是谁叫什么名字,她无从得知,就连奶奶程蓉也不知道。

  如今她总觉得似乎有很多地方冥冥之中在指引着她前去,这样的感觉让她无所适从,而胸口处的疼痛只增不减。

  3.

上一篇:心之痛爱之切

下一篇:粉饰我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