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昀婷从公司里下了班,随着人流机械的出了公司辉煌的大门,往前走了几步,脚又停下了,眉头紧缩着忧郁。 她想:我要到那儿去呢?她不愿回到那间高级别墅,那个住处外表富丽堂

心之痛爱之切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20日 08:28:46 游览量: 92

简述:

昀婷从公司里下了班,随着人流机械的出了公司辉煌的大门,往前走了几步,脚又停下了,眉头紧缩着忧郁。 她想:我要到那儿去呢?她不愿回到那间高级别墅,那个住处外表富丽堂

  昀婷从公司里下了班,随着人流机械的出了公司辉煌的大门,往前走了几步,脚又停下了,眉头紧缩着忧郁。

  她想:我要到那儿去呢?她不愿回到那间高级别墅,那个住处外表富丽堂皇,房间内弥漫着死寂和空旷,房间的地上还散落着她和那个男人厮打争吵时打碎的玻璃碎片,地上的家什一片狼藉,那个她过生日时那个男人送她的八音盒五音不全的躲在一个角落惨叫着。想到这些,她的心里像压了一块即将下雨的黑云,压的她透不过气来,心像被针刺着般疼痛。再过一段时间就和那个男人办离婚手续了,今天她不想再迈进那个家门。

  正是中秋,天虽然有点微凉,但却也温暖,昀婷抬眼望了一眼天空,它也许已经这么蓝很久了,也许就一直这么蓝着,而她并没有注意而已,是因为她陷在生活的泥里很久了。她的胳膊上搭了一件淡紫色的风衣,忽然想起周围的那座山林,那片枫林,很久没有去了,她想去走一走,也许,寂寞、烦躁、忧郁会离她远一点。

  那山不是很远,也就二里来路。昀婷一路走着,汽车川流不息的尖叫着奔向各自的目的地,车尾排除的尾气弥漫到空气中。人人都行色匆匆,怀揣自己的心事不肯停留,没有人在意昀婷地存在。她一路走着,心里眼前一片茫然。大约过了四五十分钟,她来到了那座山脚下,山上的枫林遥遥在望。昀婷拾阶而上,高跟长靴踏地的声音不再那样脆响,而是沉闷的如心。毕竟是秋天了,有点寥落,也许有的人并不喜欢看落叶的舞,人很稀少。昀婷来自江南,有江南女子特有的美丽韵致,皮肤白皙、长发齐腰,身材高挑,假如是往日,她遇到这秋色秋景,肯定是洋洋洒洒的美文在她指尖流淌了。可今天,她一点写字的情绪也没有,也没有丝毫的诗情。只任双脚踏碎满地的枫叶,将自己浸在一片泛红、泛黄的秋色里怅然若失。她走着,沉闷,向枫林深处,去躲避,去躲藏,去找一个地方将自己藏起来,将自己的心。可她太郁闷了,想大声的喊叫,想大声的哭泣,想诉说。她是矜持的人,她大声的喊不出,靠在一颗树上,任凭连日来积压的泪水统统倒出,心在痉挛着,以前美好的画面好像在转瞬之间被一场无情的大火焚烧了,烧成了残垣断壁,甜蜜的爱情在一夜之间像撞碎的玻璃般不复存在。难道,现在人的感情真的是水和玻璃的合成品,稍不留神就碎了梦,碎了自身。夕阳还没有落,留着一点血红挂在天边,空气有点清冷,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僵硬,但她并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泪眼模糊中,昀婷似乎看到一点白色的东西在眼前晃动,继而是一个高大厚实的身体立在她的右边。昀婷接过手纸,没有吱声,也没有惊悚,那个男孩向她伸出了右手:“我叫丁亮,26岁,是A校大四中文系的学生。”他的介绍简单明了,嗓音磁性与柔性共存。昀婷噢了一声,没有和丁亮握手,她并不善于向别人介绍自己。

  丁亮腋下夹着一摞稿纸,他盯着昀婷的脸问:“出了什么事,能告诉我吗?也许我能帮上点忙!”

  昀婷没有吱声。

  “是感情的事情吗?”其他的事情也不至于躲在这里哭泣,丁亮这样想着。

  昀婷看这个男孩也不像坏人,也单纯,嗯了一声:“你能帮什么忙?”眼睛潮湿的疼。

  “要不,我们走走吧!”

  昀婷是站的久了,和丁亮一起离开了那棵树,向前走去。

  她的长发被秋风轻轻的撩起,扑飞在脑后,伤心没有掩饰她的美丽。

  丁亮诚恳的说:“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我想听听!”

  丁亮虽然阅历较浅,但他也明白此时的女人最需要的是倾诉。

  人生就是这样,忽然在某个时刻你忽然想向某个人倾诉自己,毫无顾忌的。

  “我是两年前从B校中文系毕业的,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企划。原本是想毕业回家乡发展,是因为那个男人留在了此地。那时,我是我们校的校花,很多的男生追过我,我都没有答应。他是学经济管理的,和我同级,是本地人。一整个春天,他每天都买了玫瑰到我们宿舍找我,要不就拿着玫瑰在我们女生楼下晃来晃去,一直等到我出来。他聪明,思维敏捷,也是很多的女孩追求的对象,他却说只喜欢江南有韵致的女人,柔情似水,纤弱美丽。玫瑰插满了我们的宿舍,室友都很羡慕我,我没有经的起爱情的诱惑,和他恋爱了。一年的时间里,他仍然每天买新的玫瑰给我,我们宿舍的女生都叫我玫瑰仙子。他带着我去吃西餐、喝咖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相依在月下漫步,那时世界真的是太美好了,我彻底的被他的爱湮没了。他是很有才华的人,毕业时要求我留在本地。一毕业我们就结婚了。他受聘进了一家国有企业做了开发部主任,我到一家广告公司做企划,工作得心应手。一年以后,他荣升了开发部经理,也许日子是从那时开始变的,他也是从那时开始变的。他在一个小区购置了一栋别墅,有了自己的轿车。可他常常一连几天不回家,把我一人留在那空旷的房间里,像是一个人面对整个的世界。给他打电话,他就说在谈业务,有应酬,还说我像个巫婆样婆婆妈妈的。原先的温情不知道跑到那儿去了。有一天,我偷偷的跟着他,看见一个女人上了他的车,他们在一家情人餐厅吃过了烛光晚餐,进了一家高级宾馆。我当时真不知哪来的胆量,跑到楼上,不顾服务员的阻拦,敲开了他的房门,他穿着睡衣,一脸惊诧:‘你……你……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我跑上去,在他脸上狠狠的抡了几巴掌,他的鼻孔里流出了血。我吼叫着:‘你卑鄙无耻,你这骗子。’抡起门口的一个花盆朝他砸去。那天,我真想一只发疯的母狼,一点女性的形象也没有了。

  “永恒!我不再相信了,有不变的东西吗?有持久的情感吗?”昀婷不停的摇头。

  丁亮仔细的听着,不由得心疼了一下。

  他来自西南的山村,有一种原始的真诚与憨厚。也许,城里人的精明和狡猾他并没有学会,依然保持大山赋予他的诚实与善良。

上一篇:如此矮胖局长

下一篇:梧桐花落相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