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我要去B城参加一个笔会,决定去之前将名单来回看了很久,发觉并没有熟悉的人,这才答应了主办方,开始收拾行李。这主要因为,我挺害怕将自己置放在一群熟人之中的,尤其是半

软坐包厢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20日 05:14:05 游览量: 102

简述:

我要去B城参加一个笔会,决定去之前将名单来回看了很久,发觉并没有熟悉的人,这才答应了主办方,开始收拾行李。这主要因为,我挺害怕将自己置放在一群熟人之中的,尤其是半

  我要去B城参加一个笔会,决定去之前将名单来回看了很久,发觉并没有熟悉的人,这才答应了主办方,开始收拾行李。这主要因为,我挺害怕将自己置放在一群熟人之中的,尤其是半生不熟的,但凡这类活动上出现的,基本属于那种碰过几次面,听说过对方的名字,或者阅读过一些他或她的文字等等,所以交情并不深,但认识,就因为这个“认识”,常常出于礼貌或尊重,要向对方寒暄,或者接受对方的寒暄。相较于在陌生的人群,这种感觉就会好些,因为寒暄可以省却了,也没有人命令你的嘴巴必须行使说话功能,你可以专注把玩手机,或者朝着一处发呆,甚至将陌生人一个个地揣摩过去,找点儿小说素材什么的,最终达到参加笔会的意义。

  我是从Z城出发的,为节约时间,选择了高铁。这是我这些年来的一个习惯,即常常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以节约时间为根本原则——但我并不知道那些节约下来的时间又做了哪些有意义的事。比如现在,我将乘坐高铁代替普通火车而节约的两个钟头用在了候车厅,与一群和我一样在把玩手机、发呆或揣摩别人的人坐在一起。出于以上三种状态,或者因为过于专注,我差点儿错过了检票时间。太安静了,我是指检票排队的人,没有出现推推搡搡或争先恐后的现象,而是有秩序地轻移脚步,脑袋低垂,用把玩手机的方式保持了这一安静。我常常想,如果时间倒回二十年,人们在候车时干些什么呢,那时没有手机,当然,那时也没有时速惊人的高铁。

  由于迟到,走进包厢时其他人都坐定了,两个旅行箱堵在门口,好像两个门神似的,我问是谁的?没人理睬,几双眼睛瞟了一眼后又事不关己地望向窗外。我只好用脚推了推,挤进来,对上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上面说了,选择高铁是为了节约时间,这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主办方承担往返路费,当然,机票除外。所以这使我没有理由选择廉价的交通工具,这种心理虽然有点儿卑鄙,怎么说呢,谁不是这样呢?

  车厢里坐了四个人,两男两女,对面是一个胖男人和一个胖女人,年龄都不大,二十来岁的样子;我的右侧是一位年纪和体型都与我相仿的姑娘,很瘦。这种坐法挺有趣的,一男一女,交叉而坐,好像上帝的有意为之。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和我的邻座以及对面的男女要搭讪的冲动,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我再一次发觉我嘴巴的说话功能的退化,这和手机的出现有没有关系,很难说。

  我没有把玩手机,也没有看窗外,而是对着包厢里的几个人一阵揣摩。便于叙述,我将他们进行了编号,胖男子叫男一号,胖女子为女一号,我身旁的姑娘自然就是女二号了,这很有电影的味道。

  女一号穿了一身与身体尺寸不相符的衣服,很紧,把胸口处勒得鼓鼓的,或者原本就是鼓鼓的,她低头听歌,耳机隐藏在清汤挂面式的头发里。手机里播的什么歌曲听不清楚,但很吵,吱吱喳喳的,这种声音有点儿扰乱我的思绪,使我不能专注地想一些事情,所以我想提醒她声音小点,刚欲开口,女一号就把脑袋抬起来,看着我,那种眼神很无辜,好像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毫无关系似的。

  我终究没有说话,也戴上耳机,用一种声音抵御另一种声音,但我不想听歌,调拨了一番后又把手机关闭。在做这些的时候,男一号一直愣愣地看我,我以为他有话要对我说,这种感觉非常不好,我并不想搭讪,我觉得此时我的嘴巴比我的身体更需要休息。但很久过去了,他仍然用这种眼神看我,依然没有说话,后来我想了,或许我也是他发呆的一部分。

  此时的软座包厢挺安静的,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望着窗外,而窗外什么都没有,可能正是这种“什么都没有”的景色才吸引我们,尤其是男一号,他甚至把脸贴在玻璃上,屁股在暗地里搜寻一种舒服的姿势。我想起运载家禽的车辆,那些猪啊鸡啊,被装在一只只铁笼子里从一处运往另一处,它们也不发出声音,两只眼睛漠然地看着窗外,就像现在的我们。

  突然,女二号笑了起来,对着车窗玻璃,好像发现了什么,这使男一号抬起他那尊庞大的屁股也看向窗外,依然“什么都没有”。男一号又坐回原来的姿势,继续冲我发呆;女一号则扫了一眼后也把脑袋埋下去,清汤挂面遮住了整张脸。但女二号的笑声没有停止,好像用这样的笑声使我们对她进行“发现”。请允许我此时用了一个“我们”。

  猜出来了吗?女二号突然问。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后目光终于落在女二号塞在耳朵里的耳机上,也就是说她并没有对我们发问,而是对着电话里的另一个人,大概这个人还没有猜出她是谁。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她向那个人抱怨,你怎么就听不出我声音了,我是小青,小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