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王二宝六十八岁,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就是歌曲。最开始起床就清唱,嗓音抑扬顿挫还很高亢。收音机一问世,他就听收音机唱,最近转成智能手机播放歌曲,音量都是开到最大,冬

王二宝的喜乐生活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20日 04:04:26 游览量: 156

简述:

王二宝六十八岁,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就是歌曲。最开始起床就清唱,嗓音抑扬顿挫还很高亢。收音机一问世,他就听收音机唱,最近转成智能手机播放歌曲,音量都是开到最大,冬

  王二宝六十八岁,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就是歌曲。最开始起床就清唱,嗓音抑扬顿挫还很高亢。收音机一问世,他就听收音机唱,最近转成智能手机播放歌曲,音量都是开到最大,冬夏不分。

  今天照例简单洗漱后就出门。

  十三年前一直是踩自行车奔单位而去,退休后就散步,一路歌声嘹亮,家里人或附近居民,简直把他当成了需要早起时的闹钟。

  老婆心情不好时就咒他:“神经病!”邻居失眠时骂他:“王神经!”

  虽然王二宝每天都笑在脸上,小孩儿见了他还是怕。家长没心思哄小孩儿睡觉就说:“快睡,不睡,王神经就来了!”闹腾的小孩顷刻安静下来,紧紧地闭住眼睛。

  王二宝父亲十五年前去世,母亲十年前去世,王二宝兄弟俩,哥哥五年前去世,丧礼宴的客人走尽后,内亲席上的人除了他和他老婆也都走了,王二宝与他老婆坐在上席还不动。

  一会儿哥哥的大儿、大儿媳妇来巡视收尾的事,淡淡的对王二宝夫妻俩看一眼,就自顾自地该干嘛干嘛了。

  王二宝夫妻俩对视一下,非常失望的样子,然后,王二宝把凳子上的屁股朝凳子中间挪挪,其实,他的屁股比凳子面还大,坐下去稳着呢,接着他又正正上身,清清嗓子,双手十指交叉,竖起支在桌上,满脸关切地询问:“你爸走了,后事咋办?”

  王二宝见哥哥的儿子儿媳没反应,又说:“你妈你们怎么安排?你兄弟俩的账清了吗?”

  王二宝哥哥的大儿媳说:“没啥事啊,叔,你歇着吧。”

  说着并不停步,径直走到别处去了。

  王二宝这才和他老婆慢慢地抬起好像有半吨重的身子。

  王二宝抬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时对他老婆李秀枝说:“王大宝真绝情啊。给小马一分钱都不留。”

  小马就是王二宝哥哥的老婆,名叫马莲花。

  人前,王二宝还是会用大哥大嫂来称呼王大宝和马莲花的。

  李秀枝心里泛起一些对马莲花的怜悯,很快就被别的感觉取代了:女人都是受罪。哪个不受罪!

  2

  出了王大宝儿子的大门,李秀枝就要急呼呼地赶着去麻将室。王二宝看看日头在树顶与头顶中间,就说:“你现在去也赶不上场了。”李秀枝近乎哀求地笑着说:“我去看看呐,说不定有提前离场的呐。”

  王二宝本想发彪,顿了一下说:“咱去大渠上走走吧。”

  李秀枝发彪了:“天天去大渠,连个鬼影儿都没有?!”

  王二宝一反常态柔声细语地对李秀枝说:“四十几年头里,你可不这样说。那四十年之前,是谁天天都把我往大渠那里拽啊。”

  李秀枝一下柔了下去,从头柔到脚。

  她在王二宝面前可是硬嚓了有二十多年了吧。

  她顺从地跟着王二宝朝大渠走去。

  大渠在八月的午后,随风送来凉爽,比麻将室的空调房还舒服。

  王二宝说:“今天是七月初五,他六月都难熬过去的没想到,他还是顶到七月初三。

  李秀枝说:“咋了?这也有讲究?”

  王二宝说:“你就是个大老粗,你没听说吗,六月走,臭死狗。他是硬拖到七月才咽气的!”

  3

  李秀枝说:“哪那么多讲究!快死的人,迷迷糊糊的知道啥!”

  王二宝说:“你想想看,你爷爷临死前,为了等你弟,滴水不进,不是硬等了半个月见了你弟的面才咽气的嘛。”

  李秀枝说:“干啥活都比跟你说话强,谁跟你说话累死人。”

  王二宝说:“你要抬这个硬杠,事实摆在那里,你还抬杠。”

  “你说啥就是啥啦,我就不信。那你昨天还说魏老虎家太迷信了,你自己还说过,你啥鬼都不信!”

  王二宝说:“魏老虎娶媳妇看八字,几两几两,那就是迷信,都说我跟你八字不合,咱不也一辈子了嘛。”

  李秀枝不言语了。

  王二宝说:“你以后少去牌场上坐,多出来走走,年轻的时候使过笨力气,现在腿脚不方便,你再坐牌场,到时候起不来,我可是提醒过你哈。”

  李秀枝一下笑了:“你不知道,马莲花听说王大宝快咽气了,坐在牌场上屁股都不挪一下,说:'囃了囃了算了。他囃了我还力量些,我受一辈子罪了,临了我还受他的!'”

  王二宝没吱声。

  李秀枝说:“吴世国还邪些。他坐在牌场上,人家跑来说你爸淹死了,他说,淹死已经淹死了,我去也没球用了,等我装了赢的钱再去,还管多买点孝手巾。”

  王二宝说:“你尽说那些希罕的。”

  李秀枝说:“不信你去问问,看马莲花说过这话了没。”

  “别人咱管不着,你以后白坐那么多就行了,你自己的腿,你自己操心。”

  “我要你操那个闲心了?”

  王二宝咬着牙说:“我要操你的闲心嘛!你要是瘫了,你说我是给你端吃端喝倒屎倒尿,还是不给你端吃端喝倒尿倒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