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眼镜又喝兴奋了,一步一步上得楼来,进寝室见老王已躺在被窝里又抱着手机,他一屁股坐在自己床上,含混不清地又磨叽起在车间被人欺负的事。 天天被人叽笑、被人讽刺、被人欺

眼镜其人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19日 22:28:42 游览量: 115

简述:

眼镜又喝兴奋了,一步一步上得楼来,进寝室见老王已躺在被窝里又抱着手机,他一屁股坐在自己床上,含混不清地又磨叽起在车间被人欺负的事。 天天被人叽笑、被人讽刺、被人欺

  眼镜又喝兴奋了,一步一步上得楼来,进寝室见老王已躺在被窝里又抱着手机,他一屁股坐在自己床上,含混不清地又磨叽起在车间被人欺负的事。

  天天被人叽笑、被人讽刺、被人欺负,老王偶尔也能看见,那能怪人家欺负吗!人家刺他训他,是嫌他干活东一头西一头,不按部就班,还嘴不服乱犟;人家生气,团结一致让他多干,算是惩罚。老王没功夫听他瞎侃,全部心思在手机里。老王正跟几个网友聊写小说呢。这两年老王迷上了文学,也结交了三五个文友。

  眼镜是邢台人,说话吐字不清,常在吃饭人多时,爱插言,露憨味,但很会溜须拍马。他四十五了,比老板大七八岁,可老板一口一个眼镜,像喊三孙子。

  小姑娘小媳妇儿从绣花车间冲进饭厅,话贼多,嗓门贼大,也是在机器轰鸣的车间喊惯了,总共四个女的就要把小屋顶掀翻喽。

  “你说你,丢一百块钱,至于还栓上你老公陪你找,四台机器,两个小时又损失多少?”

  “是,还哭成泪美人,白瞎那么多泪,得吃多少好吃的才能补回来!”

  “嘎嘎嘎”的笑声掩盖所有人的吃饭声。

  丢钱的小媳妇不服气,嗓门更大:“你丢那么多,你不找呀?”

  眼镜吧嗒吧嗒嘴,从缝隙里抢插一句话:“人家那叫丢芝麻捡……”

  “眼镜!你闭嘴!你都不如墩墩!墩墩吃饭时都不汪汪!”

  又是一阵“嘎嘎嘎”地大笑。

  墩墩是老板家的狗,没事好在院子里瞎汪汪。

  “赶紧去喂喂你哥,要不它又瞎汪汪了!”

  “你才瞎汪汪呢!”眼镜再喝一口酒。

  “眼镜!你四六不分的家伙!你眼睛不好,数还不会数吗?这料让你推的!正要找你算账呢!”老板突然出现在门口。

  老王心里笑,他知道眼镜不会算账。还知道眼镜在工地,给人家白干了一年呢。

  眼镜嘻嘻地说:“吃完饭,晚上会楼,马上推过来。”

  老板继续呵斥:“脑袋不够用,就掰手指头;手指头不够用,就脱鞋!”眼镜依旧嘻嘻的:“脱鞋干嘛?”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连老板也跟着笑:“眼镜,妈的你真是个活宝!”

  老王抬眼看见做饭的老张,也在吃吃地笑。

  老王是东北人,时常听不懂眼镜含糊的话,加上眼镜平时所作所为,碍于同寝室居住,每每也“嗯啊”地应付。

  眼镜从被窝里,突然钻出来,凑到老王床边,压低嗓音对老王说:“我告诉你个事儿?”

  老王抬眼皮看了他一眼,垂下眼皮继续跟网友聊,爱答不理地回了句:“啥事?”

  眼镜直接坐在老王旁边,表情严肃,“那你得答应我,以后绝不问老板!”

  老王不耐烦地放下手机,示意他快说。

  “晚饭前,老板开会提到你……”眼镜依旧捏着嗓子说,还故意停下,神秘地扭脸看看门。

  眼镜把嗓音压得不能再低了,接着模仿老板的口吻说:“老张说了,打扫卫生的,干活不行,得裁掉。”

  “老张说的?不能吧?最近他腿疼,餐厅都是我替他打扫;还有泔水桶一直是我替他倒;有时候还替他端菜,他怎么?”受眼镜的影响,老王也把嗓音压低,但他不怎么相信眼镜所说的。

  老张是老板的叔,是个做饭的,却偏爱指使那个、说说这个,像大管家那出。老王不敢不听,能伸手的尽量伸手。

  老张还是眼镜干妈的妹夫,眼镜就是通过他来的。眼镜特别巴结他,都赶上孝顺“自己的儿女了。”

  眼镜摇摇头说:“反正老板开会时就这么说的。老板还说,马上到淡季了,所有车间都得裁人,得裁五六个呢!”

  老王知道,老板经常给车间的工人开会,再三说工作期间不许玩手机,抓住一次罚款一百。一连抓住带班的三次,钱每次都是当着众人的面,交到经理手里的。老王心里笑,老板很会用计吓唬人。

  提到淡季,老王立马想起,刚来时无意中听小会计说过,五一到十一期间是淡季。这要被裁掉了咋整?

  此刻,老王胸口像被压上一块千斤巨石,对最心爱手机里“当,当”的敲打声,也失了兴致回复,低头落寞地说:“我挺喜欢这,无论是住还是吃,上哪再去找这样的好去处?”

  眼镜接着说:“老板说,把你裁掉,还像往年那样,员工们紧紧手。”

  “是……我刚来时听老张说,原来他和另一个人干,忙得没一点空闲,才让老板雇的人。我从东北大老远地跑来,刚干两个多月,就被裁掉?”老王不甘地叹口气。

  眼镜同情地安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也怕被裁掉。打过好几个地方的工,都不如这,特别是这有地暖,有空调,还能洗澡!”

  “是,我也在几个地方打过工,去年在一家粮油店,住二楼,没暖气,冬天能冻死,夏天能热死。”老王很是失落。

  他看看手机,都十点半了。明天得空跟老婆汇报一下,让她拿个主意;再让姐夫物色物色工作,省得到时候抓瞎。

  “老板说提前几天告诉,可能二十号吧。”

  “老板还挺讲究,看来定局了?”老王还是不相信。

  “嗯!你千万装不知道,比以往干活再卖点力,不该干的,也伸伸手。”眼镜进一步嘱咐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