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倩的母亲生了三个闺女,三个闺女都是心肝宝贝,从没舍得骂过一句,打过一巴掌。 “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让孩子不顺心,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树大自直,儿孙自有儿孙福

孝敬闺女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1日 22:24:38 游览量: 88

简述:

倩的母亲生了三个闺女,三个闺女都是心肝宝贝,从没舍得骂过一句,打过一巴掌。 “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让孩子不顺心,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树大自直,儿孙自有儿孙福

  倩的母亲生了三个闺女,三个闺女都是心肝宝贝,从没舍得骂过一句,打过一巴掌。

  “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让孩子不顺心,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树大自直,儿孙自有儿孙福,一辈子不操两辈子的心。成蛇成龙随他们自己去。”

  三个闺女都长大了,考虑到老大倩脾气太直,说话不走大脑,母亲怕她嫁出去在婆家吃亏,就留在身边招了上门女婿。

  “我是个孝顺的孩子。”倩常常这样评价自己。

  雨过天晴。一阵凉风吹来,连续几天由闷热带给人们的郁闷情绪一扫而光。

  母亲说:“大宝(孩子们虽然有名字,但名字是外人来叫的,母女单独相处时,母亲都是喊自己孩子宝),你九十岁的姥姥想要件新衣服。”

  “买去。这是一百块钱,你去给姥姥买,让姥姥高兴。”倩把一百块钱递给母亲。

  母亲从姥姥家回来说:“真是老孩、小孩,我问你姥姥要哪种式样的衣服,你姥姥说不要衣服了,想吃烧鸡,我就给她买了一只烧鸡,剩下的钱也不给你了,留着给你姥姥买吃的东西。行不行?”

  “当然可以,钱给了你就随你支配。”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晴空万里,一会儿的功夫,天上的云彩就从四面八方涌上来。

  正在院子里树底下洗衣服的母亲,抬头看了看天,叹了一口气,继续低头洗着衣服想心事。

  倩提着刚买来的瓜子从外面走进来,嘴里嘟囔着:“本来想去城里逛逛,看这天气又想下雨,去不成了。”

  母亲抬头看了看倩说:“现在地里也没多少活,什么时候去不一样?明天吧。”

  “唉,这有活干累,没活干烦,看电视去。”

  “大宝,有件事想给你说。”母亲叫住了倩。

  “说!痛快点,别磨磨蹭蹭,我心里烦着呢。”倩不耐烦地回答。

  乌云密布,开始起风了。

  “那一百块钱花没了,全为你姥姥买了吃的东西。但是,昨天你姥姥又说想要件新衣服。”母亲低声说。

  倩听到这话变了脸:“这老太太怎么这样?给她买衣服她就要吃的;给她买了吃的,她又要衣服,还有完没完?好像咱家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再去看她时告诉她,没钱了!”

  “人老了就是这样,半明白半糊涂。她说出口来不给她买,就会惹她不高兴。”

  倩大骂:“不高兴她能咋样?他姥姥的,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想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像个不听话的老牲口,牵着不走,打着往后倒!”

  母亲不高兴了,低声回答:“你这孩子就这坏脾气,一句话不投心意就开口骂人。那可是小时疼你爱你的姥姥,怎么这样去骂自己的姥姥?”

  “姥姥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娘的娘,什么娘什么闺女,你娘不是东西,你也不是东西。我当初给你钱就是让你给她买衣服的,她不要衣服了,你就该把钱还给我,私自做主把钱花了。花了就花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不追究你的责任也就罢了,现在她的嘴像屁股一样又胡乱放屁,反复无常。你还把这种反复无常的话再说给我,你像她一样嘴和屁股不分?”

  “小倩,你越说越不像话了,虽然你现在也是孩子的妈了,说出这样的话我也不会饶恕你。你要马上向我道歉!”母亲停止了洗衣服,愤怒地盯着倩。

  “你帮着你那了老不死的娘糊弄我的钱去乱花,还让我给你道歉?你他娘的想得倒挺美!瞧那贼眼瞪得溜圆,和你娘一样不是好东西。该干什么干什么,别诚心找不自在!把你那双贼眼盯到衣服上,将衣服洗干净比什么都强,不然我今天可要好好地拾掇拾掇你,让你长个记性。”

  “小倩,你那半吊子毛病又犯了不是?又骂起老娘来了。这么大逆不道,小心遭雷劈!”

  天越阴越沉,乌云在天空中翻滚。

  “闭上你的乌鸦嘴,再惹姑奶奶生气有你的好看!”

  “于小倩,我可是你妈,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你这种像你那老不死的娘一样,出尔反尔的人不配做我的妈,别在我面前瞎咋呼。老老实实洗你的衣服,今天这事就过去了,再像头犟驴一样让我生气有你的好看。”

  “死闺女,以前你骂我两句,我想着你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不给你一般见识也就罢了,今天你骂起了我的娘,我非要教训教训你!”母亲把手里的衣服往盆里一扔站起来。

  倩把瓜子往地上一摔,右手手掌张开,大步向母亲洗衣服的地方走来,嘴里说着:“身上又痒痒了是不是?找打还不好说,看谁打过谁!”

  母亲脸上的怒气渐渐消退,变成了无奈的顺从,慢慢低下头,身子向前弯曲,又坐到凳子上开始洗衣服。

上一篇:范建的任务

下一篇:血溅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