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_魔戒文章网

88必发官网是一个充满了刺激的游戏,88必发首页覆盖全国各大行业,被评为群众最喜爱的平台,88必发登录为广大世界用户提供线上、线下活动平台,是十分方便而且又安全的。

菜单导航
我记得你最喜欢的水果是樱桃,最讨厌的是香蕉。我记得你吃卤肉饭喜欢搅拌,点汤饺饺子和汤要分开。我记得你一周要跑三次步,一次至少53分钟。 我记得关于你的一切,那么,你

说什么再见亦是朋友,都是骗人的。

作者: 魔戒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23日 23:07:59 游览量: 164

简述:

我记得你最喜欢的水果是樱桃,最讨厌的是香蕉。我记得你吃卤肉饭喜欢搅拌,点汤饺饺子和汤要分开。我记得你一周要跑三次步,一次至少53分钟。 我记得关于你的一切,那么,你

  我记得你最喜欢的水果是樱桃,最讨厌的是香蕉。我记得你吃卤肉饭喜欢搅拌,点汤饺饺子和汤要分开。我记得你一周要跑三次步,一次至少53分钟。

  我记得关于你的一切,那么,你还记得我吗。

  如果你也有故事,欢迎分享给我们,投稿邮箱: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文丨水 蜜 桃 

  1

  电话打进来的时候,颜雨正在做白切鸡。

  洗干净的鸡丢进锅里,整只鸡浸泡在沸腾的水中,姜片随着沸腾的水从这一边滚到了那一边,完全不受控制,就像不受掌控的人生。颜雨时刻盯着挂在墙上的分针,十分钟后,她用筷子将鸡捞了起来,倒出鸡肚里面的水,接着又将鸡放到锅里。颜雨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做,只是以前听母亲说过,这样做出来的白切鸡皮脆且滑。

  但无论颜雨做了多少次白切鸡,依然做不出母亲的那个味道。

  大概煮了十分钟后,颜雨又将鸡捞了起来。

  旁边备用的冰块一块块,像晶莹剔透的钻石。颜雨将鸡放入装满冰块的器皿中,她才空出手接起电话。她开了免提。

  “炳胜,我正在做白切鸡,今晚我们吃白切鸡。”

  “阿雨,今晚我不能过去你那里了。我要回荃湾。”

  “好的。”颜雨的情绪由最初的兴奋转为低落。明明很失落,明明很想他来,但她又不得不强装懂事。

  “我看天气预报,晚些时间会刮台风,你最好不要出去。过几日我会过去看你。”

  颜雨没有回应李炳胜的话,她想起白天特地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去深水埗买鸡。她住在将军澳。

  菜市场的档主几乎个个都认识颜雨,热情地称呼她为李太太。

  “李太太,买鸡啊,今日的鸡很新鲜,入关时间都没有几个钟呢。”

  “我先生老是嚷着要吃白切鸡呢。”

  “李先生真有福气。”

  其实,档口的人根本没有见过这位李先生,只是之前颜雨住在鸭寮街,人来人往,闲言闲语总是有的,见一个人买两个人的菜,自然有人会多嘴问几句。起初颜雨只是笑笑,后来便有人开始问“先生贵姓啊,工作是什么啊,哪里人啊”。

  挂了电话,台风就刮起来了,吹得窗户乒乓作响。摆在灶台上的鸡已经完全将冰块融化,金黄色的皮变得透亮,旁边切好的姜葱末已经褪去了水份,变得干瘪。

  颜雨将鸡捞了起来,拿在砧板上,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

  调好佐料,为自己盛一碗饭,她坐在四十平的公寓里,任凭外面狂风暴雨。一点胃口都没有。索性,她将整盘鸡和佐料都倒进了垃圾桶,仿佛将自己的坏情绪也一并倒出。

  其实,她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李太太。

  就在这时,电话再次响起,她以为李炳胜又改主意了。

  “喂。”

  “喂,是颜雨,颜小姐吗?我这里是弥敦道582号。”

  颜雨的心紧了一下。

  “嗯 ,什么事。”

  “是这样,我们这边有位病人叫张克明,我们翻遍了他的手机,只有你的手机号码,你可不可以来医院一趟。”

  颜雨迟疑了半晌,无奈地吐出了一个字。

  “好。”

  2

  颜雨来不及化妆,顶着素颜在玄关处顺了一把黑色长柄伞便出了门,期间,李炳胜再也没有来过电话,连信息都没有。似乎一切都安排好了一样。

  张克明因为酗酒过量洗了胃,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真正醒过来,其实颜雨知道他是装的,她对他了如指掌。毕竟,她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数起来有十个手指那么多。

  “你也不要装了,医院的费用我已经缴过了,睡醒了就回家吧。”

  张克明突然坐了起来并咳嗽了几声。奈何他不是演员,连装的耐心都没有。颜雨站起来转身往门口走,张克明拉住了她的手腕。

  “阿雨,对不起,我这次是想要跟你真正的告别了。我要去上海了。如果你在香港呆不下去,你可以来上海找我。”

  颜雨没有理会张克明的话,高跟鞋细细碎碎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医院的长廊上。

  与张克明的故事说来话长,而与他的分手,三言两语便可说完。

  那日,明明出门前还是天气晴朗,一出门便下起了倾盆大雨,颜雨的衫角被淋湿了一片。她的眉眼蹙起,有点担忧,“怎么办,衣服都湿了。”

  “没关系的,我爸妈都是不拘小节的人。”张克明暖心安慰。

  一进门,张父在看足球比赛,张母则在厨房炒菜,抽油烟机嗡嗡声和喝彩声仿佛都比颜雨有存在感,三个人相互点了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见面会草率地开始也草率地结束。

  回去的路上,颜雨心不在焉,内心忐忑,“你说你爸妈是不是不喜欢我?”

  “傻瓜,我爸妈就是这样,平时对我都是这样,如果他们对你跟对我一样,那不就是拿你当家人了嘛。”

  颜雨半信半疑。